悠悠的小兔子
护士
护士
  • 注册日期2017-02-23
  • 金钱240RMB
  • 威望130点
  • 贡献值0点
  • 交易币0
阅读:2047回复:0

98岁时,她被诊断出大肠癌,现在112岁了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7-03-27 11:30
1927年9月开始,复旦招女生了。
 
第一批女生刚刚入校,便引起了轰动。男生们望着女生宿舍(俗称“东宫”)门口的“男宾止步”的牌子,有的望洋兴叹,有的不断张望。

不知是谁,偷偷在“止”上加了一笔,变成了“正步”,第二天,一群人走着正步直奔女宿舍,结果把姑娘们吓得大哭。

第一批进入复旦的女生中,最吸引男生的是严幼韵——22岁,从沪江大学转来,读商科大三。

严幼韵一开始不住校,在“东宫”建造前,她喜欢自己开车到学校,很多男生每天就站在学校门口,等她的车路过。

因为车牌号是“84”,一些男生就将英语“eighty four”念成上海话的“爱的花”——从沪江大学到复旦大学,“爱的花”叫遍了整个上海滩。
 
btw,那辆车是别克,很多年之后,她的女儿杨雪兰,成了别克所在的通用汽车副总裁。

杨雪兰在1980年回上海探亲,舅舅带她去看一个朋友。老先生住在弄堂里,破破烂烂的三楼,灯光也很昏暗。天气很热,他穿着背心短裤,拼命扇扇子。
 
舅舅介绍说:“这是杨雪兰,严幼韵的女儿。”

老人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说:“噢,你就是‘84’的女儿?!当年,我们可是天天站在沪江大学大门口,就为了看‘84’一眼!”
 
严幼韵的父亲在南京路上开“老九章绸布庄”,每天更换的衣服总是令人眼花缭乱,上午上课是一套,下午做演讲,则是另外一套了。
 
据说,每次deadline之前,总有男生激动地收到了“爱的花”的电话,说要借他的习题一阅。

等到习题返回,男生更激动了——因为上面有淡淡香水,那是“爱的花”所赠的礼物。
 
 “爱的花”的英语就学得很好。一毕业,就选中了如意郎君——年轻的外交官杨光泩。婚礼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,上千人参加,是旧上海的摩登缩影。

1942年1月2日,马尼拉沦陷。严幼韵的印象里,那一年“浓烟遮天蔽日。日本军队逮捕了美国和英国平民,所有美国人的房子都被日军接管,他们的汽车也被没收。”
 
2天之后,大家在吃早饭时,日本宪兵忽然闯进来, “你被捕了。”杨光泩当时担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,他镇静地回到房间,带上早已收拾好的箱子,跟着日本人走了。

过了一阵,日本人给严幼韵寄了一包东西——里面是丈夫的一缕头发和一副眼镜。因为拒绝交出抗战资金,杨光泩惨遭杀害。

严幼韵失声痛哭,那是她一辈子最失态的时刻。
 
活了37个年头的上海滩名媛变成了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的寡妇。她从上海带出来的珠宝,也被洗劫一空。孩子们总是在生病——水痘、疱疹、登革热,一个接着一个。
 
更糟糕的是,外交官太太们因为丈夫们的失踪而惊恐崩溃,每天,院子里充斥着吵架的声音。

大约就是在那时,严幼韵有了这句口头禅:
 
事情本来有可能更糟糕。
 
之前,她带领太太们打麻将跳舞;现在,她带领着她们在马尼拉的院子里养起了鸡和猪,还学会自己做酱油和肥皂。
 
1945年,麦克阿瑟的夫人找到了严幼韵——这位公认的中国美人看起来骨瘦如柴,只剩下41公斤。
 
在麦克阿瑟夫妇的协助下,1945年,严幼韵一家登上了埃伯利海军上将号。
 
初到美国,她不知所措。朋友给她介绍卖保险的工作,她说不知道怎么做,“我只买东西,从来没有卖东西。”
 
在朋友们的帮助下,她到联合国工作。大家都忍不住问她:“你能保证每天早上九点来上班吗?”
 
她从来没有上过班。
 
但获得这份工作之后,她每天早上九点准时到,从来没有迟到过。

顾维钧和严幼韵早就相识。严幼韵的自传里,有一张她和丈夫杨光泩在欧洲参加聚会的照片,顾维钧和他们仅仅隔着几个位子。

顾维钧是杨光泩的老上司,严幼韵到联合国工作之后,顾维钧对严幼韵也多有照顾。
 
一开始,这种情感似乎是克制的,秘而不发的。虽然顾维钧和当时的妻子黄蕙兰的感情,早已陷入冷战。
 
1956年,顾维钧和黄离婚了;三年后,他和严幼韵结婚。
 
严幼韵对顾维钧的照顾无微不至,她每天凌晨3点一定起床,为他煮好牛奶放在保温杯中,还附上一张“不要忘记喝牛奶”的纸条放在床边。

据说,顾维钧晚年在谈到长寿秘诀时,总结了三条:
 
散步,少吃零食,太太照顾。
 
所谓“太太照顾”,除了细节上的,似乎更有情绪方面的感染。

顾维钧很快变得活泼起来,杨雪兰说,“顾先生本来是很严肃的一个人,跟我们在一起时间长了,顾先生也被我们‘改造’过来”,变成了一个“非常好玩的人”。
 
他会像孩子一样喜欢过生日Party。
 
他爱上了滑雪,《时代》周刊还专门刊登了“72岁的顾维钧开始学滑雪”的文章。
 
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严幼韵。
 
1985年,顾维钧平静地去世,他最后写下的日记是:“这是平静的一天。”

在纽约,严幼韵已经成为一个活传奇。
 
人们津津乐道于这位老太太对于生活的热爱和达观。
 
她100岁时,还穿着高跟鞋去超市买菜。出门见客时,她总要细细描眉,浅浅脂粉,她说,这是对别人的尊重。

98岁时,严幼韵被诊断出大肠癌,大家都很担心,只有她满不在乎。

接受手术5天后,她就回家休养。长女杨蕾孟说,母亲跟家里人说,最疼的时刻,不过是拆线时护士揭开伤口胶布的一瞬间。
 
几个月后,严幼韵又穿上了一袭白色绣花旗袍,蹬上了金色高跟鞋,化上浓妆,与为她手术的外科医生一起在98岁寿宴上跳舞。
 
严幼韵一直不戴假牙,结果有一次去医院检查回来,坐出租车出了事故,把老人家的牙撞没了。严幼韵说:
 
事情本来有可能更糟糕啊,说不定命都没了。
 
《纽约时报》在她109岁时采访她,问到她的长寿秘诀时,她说:
 
不锻炼、不吃补药,
最爱吃肥肉,
不纠结往事,
永远朝前看。
 
她今年112岁了。
游客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