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uelun
管理员
管理员
  • 注册日期2013-07-02
  • 金钱1590RMB
  • 威望160点
  • 贡献值0点
  • 交易币0
  • 社区居民
阅读:171回复:0

荐读 | 比原谅别人更难的,是原谅自己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21-03-30 14:57
我小时候一直很不快乐,非常非常不快乐。小时候我觉得世界不是我的,但我又跑不掉。不管是我有没有能力跑、懂不懂得跑,我都会卡在里面。

01

我去舅妈家,拿一个玻璃杯倒水喝,正要喝,舅妈过来,把杯子拿走:“这杯子很薄,很贵!”另换一个很粗、很厚的杯子给我。
那种感觉是,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、一个人欢迎我。大人对我没有一丁点儿信心。我对外面的世界没办法、没能力,只能回到我的世界。
我的世界里,一个是画画,一个是虫子。院子里,所有的虫子我都玩过,那画面我现在都记得:一个小孩蹲在墙角,一下子跑到这个墙角,一下子跑到那个墙角。
只有在虫子面前,我最自在,因为它们对我没有威胁感,也不会不接纳我。我不用在它们面前自卑,我和虫子是平等的。

02

我看人,像看虫子。
大学时,我请同学吃火锅,一边吃,一边放音乐,音乐慢了,他们的筷子也慢,音乐快了,筷子也快,我就很乐。但我不喜欢人,很难参与人,人一多,我就不是我自己。
我像一只海豚,放出一个信号,又弹回来,没有回应——我和世界的交流是单向的。
小学五年级,我和一个同学去邮局,他很自信,跟我讲:“你去柜台问一下,××邮票出来没?如果没有,什么时候出?”我却从兜里掏出十块钱,那时是很大的钱,我递给他:“这十块钱给你,你不要叫我去问。”

他看着我,眼神很奇怪,意思是,你问就好了,干吗给我钱?其实,掏钱出来,对我是一个很大的伤害,那等于说,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完全无用的人。
你想,一个小孩,太小了,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切事情告诉你,你是一个很蠢很蠢的小孩,我很自卑。直到去年,我53岁,我终于知道我是亚斯伯格症患者。那一刻起,我原谅了自己。
03

亚斯伯格症是遗传的,我爸爸可能也有。
知道亚斯伯格症后,我和爸爸的关系清晰起来。他从没像一个父亲一样向我传授人际间的规则,也不会跟小孩坐下来,递给你一杯酒。他永远安安静静。周日、放假,他没有应酬,待在我家的院子里,修东西。
拖鞋坏了他修,伞坏了他修,我妈妈一直骂,我们家什么新东西都不能买,因为所有坏的都被修好了。
他从没对我说过“你这个笨猪”,也没有逼迫我做任何事情。他离开之后我想,他在透过亚斯伯格症爱我。

04

我妈妈却善于用一种使小孩内疚的方式教育我。
我在家住了29年,日式房子的地板都是架空的,本身就像一个大鼓。大年初四早晨我跟我妈说:“我明天要搬出去了。”我妈一听:“什么?”咚咚咚从客厅走到后面厨房,我听她跟我爸说:“他说,他明天就要搬出去了,你赶快去劝劝他!”
爸爸就走到客厅跟我说,你是真的要搬出去吗?我说,对呀。我爸说:“好。”我就听到我妈在后面生气:“我不是叫你劝他吗?”

所以我住了29年的家,我只跟他们说一声我就搬出去了。我结婚完全没有征求他们任何意见。这就是患亚斯伯格症的好处。
结婚搬走后,常常很不安。打电话没人接,我立刻坐三个多小时公交车回去看他们,其实他们是去打麻将了。我妈妈让我总在内疚中。
05
我会画漫画。
因为小时候受到的歧视,让我看清世界的假象。妈妈对小孩的爱可能是有条件的,而亲戚对待你的方式就是社会对待你的方式,非常现实。
老师是正义的化身,往往最不正义,他的外衣让他可以滥用权力。你没有反抗能力,连表达能力也没有,只有承受,这就是真实发生在小小的我身上的事。
我儿子要上一年级时,我怀着极大的恐惧,担心我的经验在他身上重来一遍。

小时候我说话结巴,别人讲一句话30秒,我讲三分钟。老实说,不管亚斯伯格症多不好,至少它取代了蠢。
如果有时光机器让我回到小时候,我只想抱一抱小时候的我,我只想抱一抱他。如果有一天我变成大人,我可能就不会画画了。
对别人来说,想象的世界可能只有他真的闲得没事干,喝了酒,发了呆,才会偶尔出来一下。真实世界占他百分之九十的人生。

更多精彩内容:雪伦官网


粉色丝带论坛是一个乳腺增生的早期症状,乳腺癌的早期症状,治疗方法,术后饮食,术后康复,患者交流的论坛
游客

返回顶部